最新资讯

国际比较凸显中国共产党先进性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12 19:01
内容摘要:   第二项是“水到渠成”,两队各派出9名队员相对而站,两队间摆放一排水瓶,双方队员按主持人指令作趣味动作,在听到“水”字时即抢抓水瓶,夺得水瓶多的一方获胜。第三项是“海底捞月”,游戏分为“岸边”和“月

  第二项是“水到渠成”,两队各派出9名队员相对而站,两队间摆放一排水瓶,双方队员按主持人指令作趣味动作,在听到“水”字时即抢抓水瓶,夺得水瓶多的一方获胜。第三项是“海底捞月”,游戏分为“岸边”和“月亮”两个区域,队员轮流到“岸边”区域探身抓取由10个水瓶组成的“月亮”,其他队员可以各种形式协助抓取者保持身体平衡但任何人不得超过“岸边”,每名队员限抓一个水瓶,用时少的一队获胜。双方在团结协作和顽强比拼中笑点频发、笑声朗朗。

  在他看来,除了更加讲卫生、讲秩序,最明显的就是重男轻女传统观念的改变。“现在我们小区,不分性别,大家都是一门心思想挣钱谋发展。

  所以最好是晨起锻炼前补充点能量,之后记得再吃点早餐。  对于使用小区内配备的运动器材锻炼的中老年人,他提示,中老年人骨质比较脆弱,要少做或者不做容易引起撞、摔、过度牵拉等意外的动作和运动。  如果选择在公路跑步,要注意避让车辆保护自身安全。

    现实主义文学是一种有力量的文学,它的力量就来自对国家和民族的关注,对普通人的生存现状的思考和关注。在吴义勤看来,从梁晓声的创作中可以得到一个重要启示,现实主义力量不够,并不是说作家创新不够,而是很多作家都背离了现实主义的传统,我们应该回到现实主义的传统,现实主义当然也要创新,但不能背离它的本源,只有回到现实主义的本源,现实主义的生命力才有可能获得解放。  北京语言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院长韩经太感触颇深,当代理论批评对什么是现实主义还没有给出定论,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肯定要使我们的思考建立在鲜活的、丰厚的文学经验之上,梁晓声的创作为这样一种思考提供了坚实的经验基础。我们这个时代在建筑一种精神高度的时候,离不开他的这种鲜活的经验。

    每隔一段时间,村民黄佑平总要上山巡查自家林子。

国际比较凸显中国共产党先进性

【国家高端智库解读辉煌70年①】70年只是人类历史长河奔涌的一瞬间,但中国的面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社会主义大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一穷二白的起点出发,一跃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使7亿多人脱贫,创造了世界最大的中产阶层,形成了世界最完整的产业链,进入了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第一方阵。 中国共产党是怎么创造这个奇迹的?通过与国际政党特点的比较,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第一,与世界上绝大多数政党不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整体利益党”。

它代表人民整体利益,不是西方模式下的“部分利益党”。 西方政党理论一般认为,社会由不同的利益团体组成,各有自己的代表,所以需要多党制。

胜出的政党通过竞选和票决制获得统治的合法性,实现国家和社会的整合。

但在今天,这种模式使越来越多的国家陷入四分五裂,英国、美国等西方大国的社会都严重分裂,更不用说众多第三世界国家。 中国共产党有着独特的历史传承。

中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统一执政集团的传统。

中国共产党很大程度上是这种政治传统的延续和发展。

如果中国的执政党也像西方政党那样,只代表部分人的利益,这个党将被人民抛弃。 这种历史传承也始终与时俱进。 中国共产党通过一系列制度创新,特别是党的群众路线、统一战线、民主集中制等,使中国人民形成了最广泛的社会共识,然后“撸起袖子一起干”。 它能够克服既得利益的阻挠,不停推进各项必要的改革;能够较为稳妥地处理一个超大型国家发展过程中必然遇到的各种挑战,如稳定、改革与发展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沿海与内地的关系,城市与农村的关系,不同民族的关系等。

这一切都是“部分利益党”难以做到的。 第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使命担当党”,不是西方模式下的“选举政治党”。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我们党从成立那天起,就肩负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 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就是要让中国人民富裕起来,国家强盛起来,振兴伟大的中华民族。 ”西方“选举政治党”关心的是竞选,而今天西方模式下的竞选越来越演变为政治营销,大家拼金钱、拼表演、拼空谈、拼政治极端化,结果导致民粹主义泛滥、短视政治猖獗、社会四分五裂、国家发展无力。 这不就是今天采用西方政治模式的多数国家和地区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吗?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以国家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为旨归,以民族复兴为使命。

从这个角度出发,可以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毛泽东同志提出要“追赶”和“超越”美国;更好地理解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中国的现代化要分三步走,最终在21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发达国家,并对全世界证明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更好地理解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中华文明延绵五千多年从未中断,中国共产党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并勇于为国家、民族、文明的命运承担责任。

正是这种超强的历史使命和担当,使其能够为国家制定超长时段的发展目标,一届接着一届干、一代接着一代干,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前进,而不像“部分利益党”那样一届对着一届干。

这使得中国能够克服“选举政治党”模式下最常见的民粹主义、短视主义和政治极端主义等弊病。 第三,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核心党”,不是西方模式下的“清谈俱乐部”。 中国共产党高举民族复兴和人类解放的旗帜,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在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党负责制定落实各项方针政策,负责协调处理各种难以避免的矛盾。

纵观整个世界,采用西方模式的国家,几乎都面临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缪尔达尔所说的“软政府”问题。 “软政府”长于清谈、短于实干,执行能力极弱,无休止地推诿扯皮,被各种既得利益绑架,国家现代化举步维艰,人民生活迟迟得不到改善。 与此相反,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现代化事业领导核心和中流砥柱,在党的领导下,70年间,中国成功制定和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五年规划”,成功指挥了一个接一个的发展战役,从土地改革到妇女解放,从“两弹一星”到世界最大规模的高铁网,从建立经济特区到加入世贸组织,从浦东开发到共建“一带一路”,从经济新旧动能转换到迈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第一方阵……这些使中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尊重与肯定。 今天,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尽管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面临的内外挑战仍然异常艰巨。

唯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唯有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努力解决党自身存在的各种问题,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党才能始终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强领导核心。 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具有深远的世界意义。

可以从中提炼出进行国际政党比较的三条标准:一是看一个国家有没有一支能够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治力量。

如果这个国家有这样的力量,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如果没有,衰落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二是看一个政党是否有足够的改革能力。 中国需要改革,美国需要改革,欧洲国家需要改革,但只有中国能够持之以恒地推动真正的改革,因为改革是要破除既得利益的。 没有能够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治力量来推动,改革势必被各种既得利益集团阻拦而寸步难行。 三是看一个政党的决策力和执行力。 中国共产党的决策力和决策质量明显高于西方国家的小圈子决策、游说集团决策和民粹主义决策模式。 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力和执行力也是世界公认的。 这三条标准也是一种中国话语,可以用它衡量、评判世界各国政党和政治制度,得出经得起国际比较的结论,从而更加坚定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作者:张维为,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理事)。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